科室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东莞市人民医院>>科室动态
美国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学习体会

有幸,能够有此机会走出国门,来到美国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University of Pittsburgh Medical CenterUPMC)访问学习,这得益于医院领导的高瞻远瞩决策,也得益于医院同事和家人的大力支持,在此深表感谢!

UPMC是美国顶尖医学中心,以集团化管理,运营20多家医院,雇员超过6万,是宾夕法尼亚州最大的雇主。UPMC在器官移植技术、神经外科学、干细胞科学与组织工程、纳米科学等均处于世界领先水平,其中器官移植技术更是无任何机构能出其左右。UPMC1964年开展第一例肾移植手术,1981年第一例肝移植手术,1984年开展世界首例心/肝移植手术,至1988年,世界上已有超过一半的肝移植手术在此完成,至今移植病例数超过17000例。20095月华裔医师李为平在此进行世界首例双手异体移植手术获得成功,轰动学界。

但我选择来此学习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他—­—彼得·沙发(Peter Safar)教授。沙发教授于1958年在美国巴尔的摩市创建世界上第一个ICU,为ICU始创者;教授于1961来到UPMC,担任麻醉科主任40余年,并在此首次提出ABC心肺复苏术,让世界上无数心脏骤停患者获益,因此教授也为世人公认“现代心肺复苏术之父”。在教授的影响下,UPMC的重症医学发展水平在全美位居前列,是我等从事重症医学后辈学习的首选之地。

我满怀崇敬的心情来到这里,度过了短短的适应期,我迅速安顿下来。三个月的学习,虽然存在语言和习惯的差异,但面对的重症患者是一样的,基本的理念和方法是类似的,因此我能够畅顺理解他们的诊疗过程,理解他们的想法,并能进行沟通和互动,理解越多,感触越深。

一.进修收获体会

1. 硬件设施

早有耳闻美国对重症医学科高度重视,往往把ICU看做医院的重要支撑,集中优势医疗资源救治患者,据统计,全美ICU病房营收总额超过美国GDP1%

医院共有36ICU病床,均为家庭式单间病房,其中包括两个负压病房和一个正压病房。单间病房内配置功能齐全的病床、360度旋转吊塔和无影灯、大屏幕监护仪、呼吸机、声光电气配套齐全的医疗设备;病房内允许家属全程陪护,病房内配置沙发、座椅、衣柜、卫生间、电视、免费WIFI供家属使用。病房空间宽敞洁净、落地玻璃窗阳光敞亮、墙面彩漆活泼、室内灯光温暖柔和、机器噪音低微,让人置身其中感觉温暖舒适,如住高档酒店,完全无传统ICU病房冰冷恐惧之感。这种人性化ICU病房设计是对我的第一个感官刺激,冲击强烈,完全否定了我脑海中传统的ICU病房印象。

ICU除常规配置外,还装备有床边X光机、心脏彩超机、血滤机、床边CT机、体外膜肺氧合仪、以及适用于运送行磁共振检查和高压氧治疗的专用呼吸机等等,所有先进专业设备应有尽有,不计成本,充分考虑到危重患者的诊治需要,且全部为世界主流产品,模块配置齐全,绝无缺斤短两。

另外需特别提到他们的移动查房系统。重症患者的特点就是病情发展变化快、检查多、数据多,如何方便快捷和准确地掌握数据,对于临床决策至关重要。UPMC使用的查房系统与我们的东软系统一样,均是数据收集的好帮手,不过UPMC的系统更为成熟,其呈现的数据非常全面有序,病情动态变化以统计图和走势图多种形式形象展示;无线网速非常快,终端机能无线覆盖到病房的每个角落,确保医护人员能方便快捷地获取数据。

2. 敬业精神

有了强大的硬件,还需要人来发挥其作用。UPMC医护人员的高度敬业精神让我惊叹。一般医护人员每天早上7点刷卡上班,而住院医师很多都是5点就到了医院,先了解自己主管病人的情况,准备上级医师查房所需的材料,忙完后7点准时交班,8点开始主治医师查房,查房一种延续到11点多,然后才开始赶紧下医嘱、做检查、会诊、写病程记录等等,期间值班医师还需要不停接收新病人和争取写病历。中午终于可以坐下来休息一下吃饭了,但饭间就是学习时间,边啃披萨边听课是常态,内容涉及到学科进展、论文解读、临床研究和技术创新等等方面,有老教授讲课,也有科室医生自己准备的材料,内容贴近临床,紧靠学科前沿,参会者积极讨论,踊跃发言,气氛热烈。吃饭后无午休,由一杯咖啡开始就直接进入下午的繁忙工作了,各种临床操作和检查一般安排在下午,但还不停有病人转入和转出,各种会诊什么的,不到晚上7点住院医生是没办法回家的,第二天天还没亮又得赶到医院开始工作了,住院医师一个月下来有2-3天完整休息时间就算不错了。住院医师的工作和培训堪称魔鬼,但与他们交流后得知,最让他们担忧的是工作中犯错,犯错就得重来,继续培训,如果反复犯错就得卷铺盖走人了。

除住院医师外,护士、呼吸治疗师、临床药师、康复师等工作人员都是非常敬业,对自己负责的事情高度负责、也非常训练有素。

3. 协作精神

ICU病房的查房是绝对以病人为中心的,每天早上是医师、护士、呼吸治疗师、康复师、临床药师和院感控制员等人员一起查房,涉及到多学科的问题还有其他专科参与。主治医师在充分了解医疗、护理、用药安全和院感及专科意见后,制定方案,并让全体参与人员知晓,如无异议就坚决执行。治疗小组目的一致,责任心强,绝无互相推诿,所以我看到最后的救治成功率很高。

我来此的另外一个目的是学习体外膜肺氧合(ECMO)技术,UPMC开展ECMO技术已经超过30年,技术非常成熟,医院每年完成超过50ECMO病例,成功率超过60%。在全程参加ECMO小组的工作中,我更深刻感受到这种协作精神。医院建立的ECMO小组主要人员构成有:ICU医师、循环灌注师、血管外科医师、ECMO专职护士、呼吸治疗师等,医院共配备四套人马,保证24小时内均有ECMO小组在医院内值班,可以应对紧急情况。据介绍,每个病例从决定到开始转机,期间仅需要20-30分钟时间,效率非常高。我探究他们为何如此高效快捷的,他们给我的答案是:分工协作。ICU医师负责筛选病例和制定方案、循环灌注师负责机器和管道灌流、血管外科医师负责放置动静脉导管、专职护士负责协助和日常看护,呼吸治疗师负责气道护理和呼吸机管理。各人分工明确,相互协作,各种物品准备齐全、放置合理,一切完全按照程序运行,如此才能确保高效准确。

其实这种合作精神已经渗透到医院工作的每个环节,你在医院因临床问题向别人求助,一定有人站出来帮助你的,也只有这样才能充分整合医院的资源、更好发挥医院的综合实力,让1+1远远大于2

4. 学习精神

医学是一门不断发展更新的科学,只有不断学习才不会落后。UPMC医护人员勤奋的学习精神强烈地感染了我。他们每天学习时间往往安排在中午或下午某个时间段,在繁忙的临床工作中、见缝插针。每节课均安排一个和学科相关的主题,解读最新的研究结果和技能创新。讲课者准备充分,参与者认真参与,积极讨论,达到很好的效果。

UPMC还充分地利用互联网声像传输系统进行学习,每个科室中均有接驳互联网,网速奇快,可以随时与其他单位进行远程会诊和授课,声像效果非常好。

目前国内炒作的“互联网+”的理念已在美国发展成规模了,生活和工作的方方面面都越来越倚重互联网,而我在UPMC看到的“互联网+传统医学”的模式已经发展得如火如荼了,普通的网上挂号、排队、预约、远程会诊和手术等问题通过互联网早非难事,而通过大数据技术收集整合临床资料,由此开发出协助医师准确诊治的软件也开始应用。相信互联网与传统医学的紧密结合是未来医学发展的一个方向,建议我们医院在这方面早做布局,从局域网拓展到互联网是医院后续发展的重要推力。

5. 人文精神

在美国医院学习期间,日常看到的人文关怀精神让我真正理解什么叫“以病人为中心”。

首先,医院和病房的设计。洁净宽敞的家属休息区、配套暖色调的温暖沙发和地毯、电视、杂志、免费WIFI、自动售货机、微波炉、冰箱,甚至有儿童游戏区域,还配套酒店式的卫生间和洗浴间,全程供应冷热水。医院还专门建了一栋的家属宾馆(称为麦当劳之家,估计为麦当劳赠建),供家属过夜住宿,一室一厅一厨房一阳台,环境干净整洁,配套齐全,每晚25美元,在美国是非常低廉的价格了,低收入者家庭还可以免费入住,这些均充分考虑患者和家属的生活保障问题。

其次,ICU病房的探视制度。与我们国内大多数ICU采用定时探视制度不同,这边ICU允许家属全程床边陪护,与护理人员一起照顾患者,对于稳定病患的情绪是非常有好处的。病房设计就考虑到这点,每个ICU病房都是独立单间,面积30-40平方米,病房内出病床和医疗仪器之外,还有足够空间作为家属休息空间,配套基本的生活设施,以窗帘和病床相隔。护士、病患和家属同处一室,亲如一家。

再次,医务人员对待病人和家属的态度。工作人员对待病患及家属的态度极其和善平等,一点看不出居高临下的感觉。每天早查房医师都会笑迎家属,先做自我介绍,并把治疗组的其他医护人员介绍给家属,欢迎家属参加查房讨论,有问题可以提出,有病史和病情变化可以随时补充,主管医师必定认真听取和解答,查房结束后必定问家属“您还有什么问题吗?”,亲切告别。日常在院内的工作人员都会对就诊患者主动问好、让道、让电梯,遇到问询必定认真解答甚至亲自带路,态度和蔼亲切,一切自然而然。

总之,在这里,处处能感受到医院工作人员对患者及家属的关爱、照顾和尊重,实实在在地践行“以病人为中心”的理念,感触至深。

二. 回院工作设想

在国外医院学习三个月感触至深,既有对医疗技术、科室管理和院感控制等方面的认同,也有对美国医护人员的人文精神和学习精神的钦佩,回院后我设想能把科室的管理工作进一步推进,吸收国外的先进理念,主要从提高医护的工作效率和院感控制这两方面入手,着力提高科室的管理水平。另外大力推动科室医护人员的学习和培训工作,争取提高医护人员的业务素质和人文精神。主要的培训形式包括:讲座和现场演示、与临床教学结合,言传身教,不断推进

开展新业务方面重点是体外膜肺氧合技术(ECMO),国外已经在ECMO技术有非常成熟的经验,也有很高的抢救成功率,我科已经逐步能够开展此项业务,但技术的成熟度和抢救的成功率还有待提高,我回院后打算在团队的建设和培训方面下工夫,大力提高团队对该技术的掌握,为以后开展相关技术打下良好基础。另外在血流动力学、液体管理、镇痛镇静和脑复苏等方面不断改进和优化,努力向国际领先水平靠拢。

科研方面,我设想还是着力以我科现有研究条件为基础,继续完成科室的现有课题,同时,结合我科的特点,重点在体外膜肺氧合的临床应用方面积极申请课题,撰写论文。

总之,国外进修对我个人是一次非常有益的经历,见到和体会到很多先进专业和人文精神均需要我们去好好学习的,我会以此为契机,大力推动科室的各项工作,努力提高科室的业务水平,为科室和医院发展做更大贡献。

重症医学科:   沈利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