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室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东莞市人民医院>>健康教育
ICU生命终末期的实施和伦理学问题

ICU生命终末期的实施和伦理学问题

      

    随着医疗技术的进步及近年来重症医学的飞速发展,危重症患者的抢救成功率明显提高,但对于重症监护病房(ICU)中处于生命终末期的患者,先进的生命支持技术只能维持其生命体征,延长存活时间,但却无法保证其生活质量。

       一些患者并不希望依靠机器和药物延续其生命,他们期望有尊严地死去。由此可以看出,ICU中持续、积极的治疗并不是完全有利于患者,使用大量医疗资源换来的却是一些患者在痛苦中等待死亡,一些生命终末期患者维持着毫无生活质量的生命。2004Angus等对美国6个州进行的一项回顾性流行病学调查发现,在5.53万死亡患者中约有22.4%死于ICUICU仍然是医院病死率最高的地方,对于重症不可逆患者的医疗是危重症医学需要深度思考的重要问题。

       本文主要介绍ICU生命终末期医疗的国内外现状及伦理学、法律、生命终末期医疗问题,以期引起从业人员的重视。

       1  ICU生命终末期医疗现状

       1.1 国外生命终末期医疗现状:国外对生命终末期限制医疗的研究开展较早。1976年美国麻省总医院的工作者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文章指出,根据患者预后选择治疗方法,将治疗分为4级:积极治疗;积极治疗但每天评估病情;选择性地限制生命抢救治疗;停止全部治疗。之后欧美医学界又进行了一系列有关生命终末期限制医疗的研究,但对何时开始实施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治疗,怎样实施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治疗等问题有很多争论。

       1990年美国危重症医学会(SCCM)发表的文章指出:在伦理学上对生命终末期患者实施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治疗持肯定态度,ICU医生认为进一步治疗对患者无益时,可以停止全部治疗;患者或其代理人(代理人为患者指定的亲属或其他法人)可以决定治疗方式。任何一种治疗都应该使患者受益,如果某种治疗措施不能使患者受益,那么这种措施实施的可行性就存在争议,甚至应该考虑限制或撤离。

       这篇文章奠定了生命终末期实施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治疗的基础,法院的判例也给予了支持。1997年,在美国生命终末期采取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治疗的患者比例上升至死亡患者的90%,而且医生也有权拒绝代理人对没有治愈希望患者继续抢救的要求。

       2001年美国危重病医疗伦理委员会发表了ICU终末期医疗推荐意见的文章,详细阐述了在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治疗方面,医生和患者或其代理人要经过充分的考虑和详细的交流。患者们的治疗要求往往是基于减轻痛苦,减轻精神负担,保持清醒以及与亲属保持联系和避免延长死亡时所造成的痛苦;而代理人的治疗要求往往是确保患者舒适,有一定的生活自主性,有家人陪在身旁和尽全力去治愈患者。当患者或其代理人要求进行或撤停某种治疗措施时,医生应该诚实而详细全面地向其交代治疗的益处和风险性,并且应经过讨论后达成一致意见,讨论是必需的程序。临床医生既不应该完全听从患者或其代理人的要求,也不能主观地决定患者的治疗方案。欧美国家对生命终末期患者的研究提示,这些国家ICU中对生命终末期患者采取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治疗是普遍的医疗行为。

       1994年至1995年,美国一项107ICU的调查显示,仅25%的患者死亡是未经过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治疗而直至心肺复苏术(CPR)失败。1999年至2000年,在欧洲17个国家的37ICU死亡患者中,有72.6%实施了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治疗。亚洲的日本1995年调查显示,多数日本人在人ICU前已经签署过拒绝CPR的文件,因此日本人ICU治疗的比例较美国低。但是由于文化的差异,ICU医生即使已了解到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的相关政策,但真正实行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的比例仍然较低。

       1.2 国内生命终末期医疗现状:中国的传统文化是儒家、道家、佛家思想的长期历史沉淀,对死亡始终采取否定、蒙蔽的负面态度,甚至不可在言语中对死亡有所提及,这是不幸和恐惧的象征。我国的ICU20世纪90年代起步以来,经过20多年的发展,挽救了大量的危重患者。但国内治疗危重患者的模式仍以积极治疗为主,实施限制医疗的比例较低。

       国内一项研究提示:决定生命终末期患者治疗选择的主要因素为年龄和经济条件,而非伦理和医疗因素,虽然医生已经就患者病情与家属进行了充分的沟通,但实施生命终末期限制或撤离治疗的患者比例仍低于国外水平。国内法律法规对于生命终末期患者的处置也并未作出明确的规定,医生为了避免医疗纠纷,常常选择不主动参与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的建议或行为。在另一项对上海6ICU死亡患者的研究中,放弃治疗组自费患者占73.72%,而且不放弃治疗是由患者直接或间接决定,这与国外研究存在明显差异,也与我国的风土人情、国情和伦理均有关系。

       2  生命终末期患者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治疗的伦理学和法律问题

       医生的天职是救死扶伤,治病救人。医学科学发展到今天,一些以往被认为不可治愈的疾病现在有些已能治愈。但是即使医学科学再发展,也仍会有一些疾病是我们无法解决的,对履行救死扶伤的职责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对医学科学的发展也没有任何推动和促进作用,此时的医疗行为应以尊重生活质量、避免延长无意义的生命、缓解患者痛苦为主。因此,帮助临终患者可以有尊严地、无痛苦地死亡,是ICU当前治疗和护理工作的新任务。

       伦理学上并没有要求我们不惜一切代价挽救生命而不顾及患者及其家属的需要。医学伦理学需遵循有益、无伤害、患者自主权、公平4项原则。有益指医生有照顾患者并充分尊重患者利益(包括挽救生命、缓解痛苦、减少伤残)的责任。无伤害指医生应避免使用医学上无效的治疗而延长患者的痛苦,医生应充分考虑各种医疗措施的风险及伤害。

       患者自主权指要尊重精神上有能力作出决定的人的权利,由他决定接受或拒绝临床提示需要进行的医疗措施(包括维持生命治疗);医生应提供足够的资料帮助患者作出选择,患者应对其选择负责。公平指为患者提供治疗时,应遵循公平合理的原则,任何人都不应因残疾、年龄或社会地位等因素而遭受不公平对待;另一方面,没有人可以忽视对其他人的影响或医疗资源不足,而要求享有特权(例如不惜一切代价全力治疗)。但在ICU中把这些原则应用于实践有很大难度,首先ICU患者大多处于无意识状态,无法准确地了解各种治疗和风险的优劣,而且患者和家属不一定接受医生提出的患者处于无效治疗阶段的观点。

       1991年美国胸科协会发表了不予和撤离生命支持治疗相关共识及指导原则,首次从法律层面支持了实施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治疗。是否实施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治疗,法律学上的首要判定原则是被同意和被拒绝,原则指出,如果没有患者或其代理人的同意或拒绝,那么治疗就不应该开始或停止,患者或其代理人有权同意或拒绝任何治疗措施,如果处于紧急情况时(如地震、交通意外、患者意识不清或没有代理人在场等)除外。

       当患者已失去自主能力而无法表达其意愿时,当没有可信证据(如遗嘱、授权书)证明患者的意愿时,代理人面对选择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治疗时可以依据两条测试标准:

       第一,治疗该患者带来超负荷的负担,而不能使患者病情逆转;

       第二,治疗使患者的身体承受巨大痛苦,包括外观重度毁损(全身肿胀、出血、恶液质等),这种治疗是不人道的。

       英国有关法律明示,如果恢复健康这一目的无法实现,医生有权采取一切适当的措施减轻痛苦,甚至是缩短其生命。目前法律上认为从机械通气到营养支持的所有医疗干预都应以减轻患者痛苦、治愈疾病和减轻患者的医疗负担为基本出发点,如果这些医疗干预起不到应有的作用,只是做样子,那么是否可以考虑实施限制该医疗或撤停。

       3  生命终末期患者的医疗问题

       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治疗的医疗研究主要出自于对临床医生的调查信息。许多大规模的调查都指出,绝大多数临床医生都实施过至少1次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治疗。国外研究发现,临床医生不仅在患者和/或其代理人提出实施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治疗时考虑实施限停治疗,而且当他们判断进一步治疗对患者无益时往往会主动向患者和/或其代理人建议实施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治疗。

       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治疗的实施主要与患者年龄、疾病类型、ICU住院日、患者所在地区、宗教信仰、医生们对患者病情的判断、医生们的临床经验、当地的医疗水平和一些危重病评分系统(如急性生理学号嗄性健康状况评分系统、序贯器官衰竭评分等)密切相关。

       脑死亡、持久性昏迷、一些不可逆的神经系统损伤和多器官功能衰竭患者在实施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治疗者中占相当高的比例。而ICU床位占用、医疗资源使用、患者的社会地位和医疗费用并不是主要相关因素”“。大多数患者对自己所患的危重病没有预先的心理上和思想上的准备,或者发病后迅速丧失自主能力,临床医生在这种时候往往要参与到与患者代理人共同制定下一步治疗的讨论中。

       例如美国尽管没有哪个州有明确规定医生可以为患者作决定,但当患者代理人出于多种因素(如感情因素)而不能()作决定时,临床医生往往愿意为患者作决定。尽管会进行多个医生间的讨论,以决定是否实施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治疗,但一般不需要医院的伦理委员会参与,而且几乎没有法律检验和法庭听证。

       当代理人愿意()为患者作决定时,他们往往会听从于医生的关于实施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治疗的建议,并经常对医生的建议进行不同程度的选择。还有一些代理人不能立即接受医生关于实施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治疗的建议,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一般是几天后),他们也能接受现实而同意医生实施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治疗。只有极少数代理人拒绝听从医生关于实施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治疗的建议而坚持积极治疗到底,但一般可以和医生达成一致不进行CPR

       尽管从伦理学和法律学的角度上看,患者或其代理人应该占主导地位,但临床医疗中,其实真正占主导地位的是医生。如法国医生率先发起谈话的占56%,加拿大占77%,希腊占62%,谈话内容以提出实施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治疗的建议为主,并征得代理人同意。

       1995年美国胸科协会的调查就指出,有34%的医生拒绝过代理人提出为患者实施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治疗的要求,原因是医生认为患者还有康复的可能性。与此同时,还有83%的医生承认他们曾经单方面实施限制性生命支持,原因是对治疗无益。在美国40家医院的ICU中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CPR是实施最多的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治疗的手段,占实施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治疗方法中的60%

       2000年在加拿大外科ICU中的研究发现,一旦患者作出了撤离生命支持治疗的决定,患者死亡的平均时间为4.3h,而对于积极抢救的死亡患者,将接受更多的支持治疗(包括血管活性药物、透析、机械通气等)

       在美国胸科协会的一项调查中发现,在选择实施撤离生命支持治疗的患者中,选择撤离机械通气的有89%,选择撤销血管活性药应用的有88%,选择停止抗菌药物应用和输血及血液制品的有80%。撤离机械通气可以通过两种方式执行:

       ①“临终脱机,指逐渐降低呼吸机条件,如降低吸入氧浓度、降低压力支持水平、降低呼气末正压通气(PEEP)、降低分钟通气量至脱机,但保留气管插管,可以应用T管。

       拔除气管插管。明尼苏达大学生物伦理中心的调查研究显示,有33%的医生会选择临终脱机13%选择拔除气管插管,其余54%的医生会依病情及其他一些因素而选择两种方法中的一种㈤。还有一项对在14ICU中死亡患者的584位家庭成员进行的调查显示,83%的气管插管患者死前被同意拔除气管插管,而且患者死前拔除气管插管还与患者家属满意度相关。

       综上,实施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治疗在美国(还有欧洲国家)ICU中是很常见的,而且流程也相差无几。更进一步地说,临床医生对实施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治疗的科学态度和专业行为与伦理学和法律学的要求不矛盾,唯一存在争议的问题是:医生是否有权单方面实施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治疗,这在伦理学和法律学方面还没有明确的判定。以目前的现状,因为ICU是封闭环境,患者代理人不能进入,单方面实施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治疗很常见,但这样做究竟是否正确,有待于伦理学和法律学能够更好地解决这个问题。

       4  ICU中生命终末期医疗实施方法

       对生命终末期患者实施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治疗的流程需综合医学伦理学、临床经验和研究数据进行。撤离生命支持流程应是ICU中类似其他指南的必备流程,ICU医生应像熟悉气管插管或深静脉置管的操作流程一样熟悉它。

       首先与患者和家属的沟通是实施限制或撤离的第一步。医生与代理人(或有自主能力的患者,但有自主能力的患者在ICU中凤毛麟角)要经常以座谈会的形式沟通,应该开诚布公地向代理人交代患者的诊断及治疗。这些座谈会应该在安静、舒适和相对私密的房间内举办,参加人员应该包括:临床主管患者的住院医生、科主任、患者的主管护士、患者的家庭医生、患者的家庭成员(代理人)

       在座谈会中,临床医生只能全面详细介绍患者的疾病情况、治疗情况及实施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治疗的可行性乜。在ICU实施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治疗,也应和其他常用的临床常规一样,要有明确的计划,以避免可能的疏忽,例如及时停止可能导致患者不适的常规治疗(像胸片和抽血),而且也可以保证临床医生尽早与社会工作者、牧师、器官捐赠机构取得联系。

       一旦签署了实施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治疗的协议,ICU中就应制定明确的撤离计划和处理并发症的方案,一般包括以下内容:根据家属签署的撤停文件,停止常规化验以及x线检查;给患者深度镇静和镇痛,药物剂量没有限制,以确保患者没有痛苦;可以实施临终脱机,但要保证患者无痛苦;制定撤离生命支持的指导原则。

       5  结论

       生命终末期患者的管理在国外已经成熟,ICU医生可以很好地用伦理学原则指导临床医疗行为,也完成了大量临床研究。但由于各国地域、宗教、民族、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差异,对生命支持撤离的认识在世界范围依然有很大差异。美国对患者的自主权和生命价值相对比较重视,且法律也支持生命终末期实施限制医疗;欧洲差异较大,发展不均衡。我国危重症医学起步较晚,ICU挽救了大量危重患者,也发现越来越多生命终末期患者依靠昂贵的生命支持技术低质量地存活,消耗了大量医疗资源。

       我国现阶段社会保障制度仍有不完善之处,医疗资源分配不平衡,无原则地维持生命终末期患者的治疗,必然造成医疗资源的浪费,给社会、家庭带来沉重的经济负担,而许多没有经济能力的危重患者在急性期却无法得到ICU的有效治疗,这是国内ICU医生面临的最大伦理问题。我国由于相关法律不完善,ICU生命终末期患者一般只能积极治疗到底,国内ICU医生也不能主动限制或撤离生命支持治疗。对这些问题的解决,需要政府健全相关法律,多学科医学专家制定出科学、合理的生命终末期实施限制医疗的标准,并加强死亡教育,才能保证生命终末期患者能够选择有尊严、无痛苦地死亡,并且有助于医疗资源的合理分配。死亡对于每一个人来说是不可避免的,当死亡已经开始或不可逆转时,放弃治疗是对客观规律的尊重,对人生命尊严的尊重。

 

                                                                                             ------------摘自医脉通



附件一:ICU生命终末期的实施和伦理学问题